18 十二月, 2017
Home Tags Alberto Antonini

Tag: Alberto Antonini

Latest Articles

Sannio 1

【图集】萨宁奥:法兰娜、艾格尼科和百年老藤葡萄

萨宁奥(Sannio)是坎帕尼亚大区最古老的葡萄种植区之一。这里有绵延的丘陵,涵盖了塔布尔诺(Taburno)高地和马特赛(Matese)山。萨宁奥地区最著名的白葡萄酒是法兰娜(Falanghina)葡萄酒,但同时它也酿造格雷克(Greco)、菲亚诺(Fiano)和狐狸尾(Coda di Volpe)。这里种植最多的红葡萄是艾格尼科(Aglianico),由此也产生了塔布尔诺的艾格尼科法定保证产区(Aglianico del TaburnoDOCG)。除此之外还有运用桑娇维塞和其他红葡萄一起酿造的萨宁奥红葡萄酒法定产区(Sannio Rosso DOC)葡萄酒。
微信图片_20171102003202

中国葡萄酒行业最需要哪三种人才?专访贺兰晴雪酿酒师张静

贺兰晴雪酒庄创建于2005年,与传统家族式酒庄不同,这是个中国合伙人的创业故事:王老爷子负责管理葡萄园,张静是酿酒师,容老爷子则作为董事长统管总体运营。创业之时,两位老爷子都已退休且年过花甲,而20刚出头的张静,就这么跟着他们一头扎进了尚在雏形中的国产酒行业。 创建之初,酒庄便聘请了中国葡萄酒行业的领军人物李德美担任酿酒顾问。2011年,加贝兰2009年份葡萄酒便荣获英国《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国际大奖,成为在该赛事上首款取得此类最高荣誉的中国葡萄酒。加贝兰的获奖鼓舞了千千万万的中国酿酒人,此后引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国产葡萄酒运动。 WineTimes有幸采访了贺兰晴雪酒庄的酿酒师张静。作为一名原本安稳无忧的公务员,她为了创业毅然辞去了铁饭碗。回忆起那段时光,张静感慨道:“当时不觉着怎么,现在想想真的还是需要勇气”。 WineTimes:酒庄为何取名为贺兰晴雪? 张静:早在明朝,宁夏便有诸如官桥柳色,黄沙古渡等八大景观,贺兰晴雪也是其中之一。朱元璋的第十六个儿子-庆靖王朱旃镇守宁夏时有感于彼时的美景,还曾特意做了一首叫《贺兰晴雪》的律诗。贺兰晴雪的葡萄园坐落于贺兰山沿山公路以西,酒庄建造的位置恰好是观赏贺兰晴雪的最佳位置,故而选取此名。 WineTimes:贺兰晴雪与加贝兰这两个名字有何关联呢? 张静:起初很多人会搞不清楚贺兰晴雪和加贝兰这两个名字的关系,由于加贝兰的名气比较大,还有人误以为加贝兰就是酒庄名,事实上,它是贺兰晴雪酒庄旗下的一个品牌名。起初我们尝试过将贺兰晴雪注册为产品商标,但碍于当时已有西山晴雪、贺兰雪等类似商标,未能成功。最后我们急中生智地注册了“加贝兰”这个品牌。 WineTimes:贺兰晴雪现在的生产情况如何? 张静:酒庄目前只有加贝兰一个品牌,年产量达到6万瓶。“加贝兰”是品质的象征,所有能被称为“加贝兰”的葡萄酒都一定符合酒庄对品质的要求,如果品质达不到,我们坚决不会冠以“加贝兰”三个字。加贝兰通常年份分为“加贝兰珍藏”和“加贝兰庄园”这两个级别,珍藏款更适合陈酿,年产量在10000瓶左右。2009年,我们曾经出过一款特别珍藏级别的加贝兰。 我们的酿酒葡萄品种以赤霞珠为主,具体的混酿比例根据每年的年份情况而有所不同:有些年份的珍藏级别采用100%赤霞珠,而有的年份会混入小比例的美乐和品丽珠;加贝兰庄园葡萄酒基本采用赤霞珠、美乐和蛇龙珠三种葡萄混酿而成,比例分别为80%、15%和5%。 WineTimes:目前酒庄自有葡萄园的情况? 张静:我们现在有2个葡萄园,各200亩,共计400亩,主要种植前面提过的波尔多品种。葡萄园中最老的葡萄藤已有12年。此外,还有一些霞多丽(年产5000瓶,2014年为首个正式上市年份),马瑟兰,今年还尝试栽种了一些马尔贝克。 WineTimes:目前酒庄的国内外代理商是如何分布? 张静:国内的餐饮渠道是酒斛网在代理,其他渠道由我们自己负责,直接面向消费者。同时,有多个不同国家的代理商正在与我们洽谈。我们积极努力开拓国际市场,但重心依然是深耕国内市场。   WineTimes:贺兰晴雪也参加了在波尔多举行的Vinexpo,此行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吗? 张静:也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本次是宁夏葡萄酒发展局牵头组织的活动,旨在以产区的整体形象出现在Vinexpo。其实每一次的展会,去参加的时候更多的在于跟外界的一种交流,尤其是在一个专业的国际葡萄酒舞台上发声。   WineTimes:您认为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最需要哪类人才? 张静:不管对产业还是行业,我认为一流的种植师、酿酒师和营销人员是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急需的三种行业人才: 1.  一流的种植师;从目前来看,这是最紧缺的。中国目前很多新建酒庄,都需要从种植葡萄园开始起步。酿酒师固然重要,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没有优秀的葡萄种植师,高品质的葡萄也无从谈起。酿酒师再伟大,也不可能把一堆烂葡萄酿成伟大的酒。通常,人们把鲜花和掌声都给了酿酒师,酿酒师的收入、地位和社会关注度也水涨船高。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居于幕后的葡萄种植师也会得到更多的重视与关注。 2. 一流的酿酒师;目前中国酿酒师队伍越来越庞大,这次我参加的2017国家级葡萄酒评委年会,就有100多位来自中国各地的酿酒师集聚一堂,相互交流。我认为,不同形式的学习和交流对于酿酒师来说至关重要,他们需要跟世界各地的声音和思想进行碰撞。 这种学习和交流不限于具体某项技术,而是更新理念和拓展视野。酿酒师需要了解现在的流行趋势,大众口味的偏向,国外酿酒师的关注点等等。学习有很多种,一种是书本,另外一种就是走访。每当亲临产区,你的视野、理念都会得到提升。 3. 一流的营销人员;葡萄酒首先是一个产品,当产品的品质得到保障,便需要装载一些富有情怀的东西。对于消费者而言,在两款酒品质相当的情况下,自然会选择更能与其发生共鸣、更能触动内心的产品。这时,我们需要专业的市场研究人员来了解消费者心理,讲出能吸引消费者的故事,从而提高消费者的忠诚度。 WineTimes:有人说“没有一两亿就没法在中国做酒庄”,说中国酒庄是个很烧钱的事儿,您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张静:我不这么认为。葡萄酒是一个多元化的东西,酒庄亦是如此。在宁夏,更多的是想在贺兰山东麓这片土地上追逐梦想的赤子在做酒庄。比如孙淼这对小夫妻搭档,一直坚守在他们热爱的葡萄园。当然,不管是做葡萄酒还是其他,创业前期要有一定资金支持,毕竟建园建厂和引进设备都需要投入钱,但并不是必须准备好一两个亿之后才能做。   WineTimes:您对酒庄所在宁夏产区最近的发展有何感想? 张静:这两年宁夏的发展成为一个热点,这离不开政府的推动,比如:给与酒庄一定的赞助和补贴、组织参加Vinexpo、邀请Jancis Robinson 来宁夏考察指导、组织庄主和技术人员到国外学习等等。 宁夏是第一个成立省级葡萄与葡萄酒联合会的产区,也是第一个成立专业酒局(宁夏葡萄酒发展局)的产区。相比其他产区归属林业厅或农业厅管辖,宁夏拥有专门负责管理葡萄酒产业的机构。同时宁夏也是第一个持续作为OIV观察员,每年都参加OIV大会的产区。从这些角度来讲,宁夏产区是走在中国前列的 ,其他产区的同行也很羡慕。 Winetimes:我们知道宁夏也是第一个推行列级庄制度的中国产区,您对此作何评价? 张静:业界对宁夏列级庄制度褒贬不一,但是在我看来,不管该制度完善与否,它是一个开端,它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我们不能因为没有完善就不实践,否则永远是纸上谈兵。事实上,所有的列级酒庄评委都是来自国际上的MW、MS,没有一张中国面孔。因为中国没有现成的模式,所以宁夏还在摸索。不管这个列级制度是否完美,只要我们开始探索,这本身就令人心生鼓舞,毕竟我们是在朝着前进的方向走。 WineTimes:除了宁夏产区外,您还看好哪个中国葡萄酒产区? 张静:尽管中国最老的张裕酒庄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对于整个中国而言,葡萄酒产业真正发展起来,也就十几年光景。目前来讲,每个产区各有特色,无法断言孰优孰劣。我只能说,相对而言,近两年来宁夏产区和西部的新疆产区比较火。 究其原因,宁夏有自然方面的优势,可它需要在冬天埋土,这是它的双刃剑。相比而言,蓬莱产区不用埋土,在架形方面更有优势,可它降雨量大。所以说不同的产区,具有不同的风土优劣势。这与个人喜好也有关,如果你喜欢某种葡萄酒风格,自然也会偏爱那个产区。 作为一个产区,它需要满足市场的需求。酒目前行业内公认的名气比较大的是宁夏产区、新疆产区和河北怀来产区。其实像山东产区也有很好的酒庄,出产了品质优良的葡萄酒。再比如东北产区,他们连续两年依靠两个不同酒庄的冰酒在Decanter上获奖,随着这两款冰酒的获奖,东北产区的热度也在不断提升。作为业内人士,我希望大家共同学习和交流,共同进步。   WineTimes:现在很多中国酒庄种植的多是赤霞珠、美乐和霞多丽等葡萄,您认为这种情况在未来会有改变吗? 张静:我相信酿酒葡萄品种同质化的现象一定会随着产业提升而有所改变。虽然从现有葡萄品种上看,中国葡萄酒行业早期受法国的影响比较深,但是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产区,包括新疆、宁夏和河北都开始尝试一些新品种。 引进新品种需要很长的时间周期。每当引进一个新品种,首先要种植它,观察它的生物学特性、栽培学特性以及在当地的表现,确定它是否适合种植;其次,新品种栽培成功后,还需要酿成酒,观察它的酿酒学特性,了解其品质。 现在比较火的一个品种是马瑟兰,河北、蓬莱和宁夏产区都有酒庄在尝试,这是很好的转变现象。 WineTimes:作为一个女性酿酒师,您认为在工作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静:对我来讲,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平衡好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关系。除了加贝兰,就是我女儿。希望她健康快乐,将来能像我一样从事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 WineTimes:除了本职工作外,您平常生活中还有什么爱好吗? 张静:我的爱好挺多的,我是个吃货,所以很喜欢做饭,也喜欢听音乐、唱歌和读诗。  
neroditroia

十款被低估的意大利葡萄酒(1)

意大利可谓拥有全球最多样的葡萄资源,据不完全统计,在这个小小的靴子形状的国家里能找到超过400种土生土长的原生葡萄。通常来说,这些葡萄都种植在特定的区域,经过世世代代的传承,形成了如今具有高品质以及独特风格的葡萄酒